環境動態
告別規模式增長,汙水處理迎來“提質增效”年

來源:中國水網

作者:徐冰冰


自2015年“水十條”頒布以來,我國汙水處理開始真正進入“效果時代”。隨著國家對環境治理效果的重視,近幾年,環境汙染治理開始進一步向精準治理升級,越來越注重環境質量和環境效果。汙水處理開始告別規模式增長,迎來“質”與“效”的雙提升。2019年成為汙水處理“提質增效”的一年。

最近十幾年來,我國汙水處理呈指數級規模增長。從2007-2017年,我國城鎮汙水處理廠數量和處置規模不斷增長。2007年全國有1148座汙水處理廠,到2017年運營的汙水處理廠達到4802座,總處理規模也從7554萬噸/日升至18558萬噸/日。根據相關報道,目前我國已經成為全世界單日汙水處理量最大的國家。

自2015年“水十條”頒布以來,我國汙水處理開始真正進入“效果時代”。隨著國家對環境治理效果的重視,近幾年,環境汙染治理開始進一步向精準治理升級,越來越注重環境質量和環境效果。汙水處理開始告別規模式增長,迎來“質”與“效”的雙提升。2019年成為汙水處理“提質增效”的一年。

多地汙水處理提質增效政策密集出台

2019年以來,有關汙水處理提質增效的政策紛紛出台。

國家層麵上,為加快補齊城鎮汙水收集和處理設施短板,盡快實現汙水管網全覆蓋、全收集、全處理,2019年5月,國家三部委製定了《城鎮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方案要求,經過3年努力,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基本無生活汙水直排口,基本消除城中村、老舊城區和城鄉結合部生活汙水收集處理設施空白區,基本消除黑臭水體,城市生活汙水集中收集效能顯著提高。

地方層麵上,安徽、江蘇、甘肅等地方省市也紛紛製定了符合自身情況的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實施方案。

《安徽省城鎮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實施方案(2019-2021年)》明確重點推進排水管網排查和定期檢測工作、城鎮排水管網改造、生活汙水管網建設、城鎮汙水處理廠建設與提標改造等工作,健全管網建設質量管控、汙水接入服務和管理、專業運行維護管理等一係列機製。

《江蘇省城鎮生活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實施方案(2019—2021年)》明確,到2021年底,將有效管控合流製排水係統溢流汙染,全省設區市建成區將基本消除生活汙水直排口;基本消除城中村、老舊城區和城鄉接合部生活汙水收集處理設施空白區;逐步建立完善汙水管網排查修複機製,提高生活汙水收集和處理效能;城市生活汙水集中收集率較2018年提高10%以上等。

《甘肅省城市(縣城)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實施方案(2019—2021)》計劃用三年時間全麵推進城市(縣城)汙水處理處置,加快補齊城市(縣城)環境基礎設施短板,大力提升城市(縣城)生活汙水收集處理能力和水平,盡快實現全省城市建成區汙水管網全覆蓋,生活汙水全收集、全處理目標。

……

針對汙水處理效能的提升,一係列政策對汙水廠、管網等工作提出了階段性的目標以及實施舉措,未來在汙水廠提標改造、管網細分領域將會有很大的增量市場。

汙水提質增效是一個係統性問題

“提質增效並不是簡單的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也不是簡單的雨汙分流。”上海市城市建設設計研究總院(集團)有限公司總工唐建國提到。

汙水處理是一個係統性、綜合性的工作,汙水處理的“提質增效”絕不是靠單一因素可以解決的,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而是各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涉及汙水廠提標改造、雨汙分流改造、管網修複改造、汙泥處理處置、排汙口、再生水利用等多種需要解決的事情。因此,我們應立足整個汙水處理係統角度,用係統思維來分析汙水效能的提升。

《兩山經濟》作者、E20環境平台首席合夥人、E20研究院院長傅濤認為,如今,環境產業已經不僅僅局限在“點”、“麵”的治理,而是與社會、經濟、人民利益緊緊聯係在一起的整體化、係統化的服務,是以效果為導向的係統質量的提升。

我國越來越重視流域綜合整治和生態修複,尤其是一些敏感地區、發達地區,並針對相應環境問題提出了一些更高排放要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國家環境保護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主任王凱軍表示,針對這種轉變,從水業整體來講,應立足整個汙水處理係統的角度來看,而非汙水廠的角度。

環境治理的係統性思維日益深入人心。上海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總工/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張辰在“2018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表示,生態文明建設需有係統思維,水生態文明屬於生態文明的一部分,解決水的問題也需堅持係統思維。

張辰把係統化思維分解為六部分:係統調查、係統規劃、係統研究、係統設計、係統評估、係統管理運維。其中提到非常重要的一點,即要建立降水、汙染源、管網(包括重要接入點的管網運行狀態)、泵站、河道、汙水廠、周邊土地性質、潮汐邊界等水生態係統要素的信息數據庫。

提質增效路上還有哪些短板需要補?

汙水處理提質增效之路任重道遠,目前,在汙水廠提標改造、管網、汙泥等領域,仍然有很多短板需要補齊。

上世紀80年代至今,隨著排放標準日趨嚴格,我國城鎮汙水處理廠迎來了一輪又一輪的建設和改造。整體來看,排放標準日趨嚴格,不僅核心指標遞增,同時排放標準值也越來越嚴格。但是,汙水處理設施提標改造過程中還麵臨一係列問題:建設資金缺乏、提標改造用地受限、汙水處理廠負荷率低(我國目前為止仍有相當大部分汙水廠的負荷率在50%到60%左右,存在相當大的處理能力沒有發揮)、汙水再生處理能力及回用率不高、汙泥處理處置率偏低等。

其中,由於過去重水輕泥現象嚴重,我國汙泥處理處置問題雖然一直被業內關注,但卻進展緩慢。王凱軍在“2018上海水業熱點論壇”上就曾介紹,在汙泥處理上,業內一直探討走厭氧資源化,但是將近十年了,我國依然處於原地踏步階段。

上海城投水務(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上海城投汙水處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麥穗海認為,目前汙泥處理處置存在以下幾大瓶頸:規劃滯後、泥水氣不同步;投資薄弱、工程設施短缺;路線不暢、處置方式單一;設備多樣、設備選型模糊;係統複雜、運能達標困難。

張辰介紹,我國目前汙泥處理處置技術單一,大多僅經過簡單濃縮和脫水處理就進行填埋;技術路線不完善,以汙泥最終安全處置為導向的科學處理技術路線體係尚未形成;資源化利用率低,生物質能未有效資源化利用。亟待構建以最終安全處置和資源化利用為導向的技術路線體係,提升汙泥治理頂層設計水平。

而唐建國也指出了目前我國排水管道存在的主要問題:汙水直排、河湖水倒灌、雨汙錯接混接、地下水等外水入滲、溢流汙染、工業廢水不達標納管。

“相較國際上的做法,我國汙水處理工藝在設計、運行、管理等環節存在係統性缺陷。”王凱軍指出,在此基礎上,國外一些國家增加了節能減排的新要求,一些國家即將實行磷回收。歐洲在上述領域已進入設施階段,完成了工業化戰略布局,相比之下我國又落後了十年以上。由於汙水處理的係統性缺陷,導致我國在節能減排、溫室氣體削減、資源回收等方麵差距逐漸拉大,漸行漸遠。

目前,汙水處理提質增效已經有了明確的時間表,時間緊、任務重。很多環保企業和地方政府都在積極地實踐和探索。

如以長江大保護為契機,上海市政院與三峽集團以城鎮汙水處理為切入點,在安徽蕪湖“先行先試”,對汙水處理提質增效的係統技術進行深入探索,並獲得具有創新性的管網管理經驗。通過“摸清家底—數據平台—精準修複—高效運維”一套完整的管網管理體係,達到汙水廠提質增效的效果。


Copyright © 江苏快3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法律申明 聯係我們